昨天,一組少年與碑的照片引發了網友的憤怒。照片里的這名熊孩子,在河北省保定市清苑縣南段莊烈士陵園的英雄紀念碑前做出各種不雅動作,還將一墓碑踢倒。不少網友聲稱要“人肉搜索”圖片中的少年,還有人提出“別放過那個拍照的”。
  熊孩子的行為是令人憤慨的,烈士陵園這麼嚴肅的地方,成了他個人擺酷耍帥的背景,他根本沒有意識到嘻嘻哈哈的表情與這裡的氛圍是多麼不協調,坐在墓碑上進而將其踢倒的行為更是讓人憤慨。不要說這裡是烈士埋骨之所,哪怕這裡躺著的是普通人,踢倒墓碑也是大不敬。
  不知死,焉知生。熊孩子對死者的不敬,暴露出其生命意識的缺乏,而這些行為發生在烈士陵園,又暴露出他對歷史無感,對歷史缺乏基本的敬畏。保定清苑縣當年是冀中抗戰典型,地道戰就發生在清苑縣。清苑縣烈士陵園裡埋葬著抗日烈士。地道戰的故事我們都耳熟能詳,八年抗戰的歷史我們銘記於心,照片里的熊孩子看上去應該上初中了,我們的愛國主義教育從小學就開始了,為什麼這些歷史記憶到了他這裡會斷層呢?那些無言的墓碑所代表的一切為什麼在他眼裡失去了意義,僅僅成為擺酷耍帥的道具呢?
  熊孩子應該指責,但是比人肉搜索更為要緊的是要好好想一想,我們將目光越過孩子背後,會看到什麼。熊孩子不是一個人來到烈士陵園的,幫他拍照的也許是他的同齡人,也許是他的家長。如果是他的家長,看到熊孩子這樣的行為,不加制止,還在一旁拍照,那比熊孩子本人更不可饒恕。熊孩子的產生,是家庭教育缺失的結果,學校教育有沒有責任呢?我們的歷史課本裡面,是不是只剩下了那些有助於拿到分數的知識點,而把歷史本身的厚重感剝離了出去?歷史學家閻崇年有一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過,目前中國的年輕人中有兩種不良的傾向,一種是忘記歷史恥辱;一種是抹殺歷史輝煌。歷史之恥不能忘,它是前進的砥礪,歷史輝煌不能抹殺,是各民族人民共同的貢獻。閻崇年提出人們應當敬畏歷史,為什麼“敬”?因為吸取前人經驗會得到寶貴的智慧;為什麼“畏”?因為重蹈前人錯誤要受到歷史的懲罰。敬畏歷史,既不要忘卻歷史的恥辱,更不要抹去歷史的輝煌。可敬畏兩個字,不要說孩子,不要說年輕人,恐怕很多成人都不知道怎麼寫了吧?
  孩子是成人的鏡子。當我們的抗日紀念遺址被開發商的推土機轟隆隆推倒,我們的敬畏被碾壓了;當我們的電視屏幕上滿屏都是抗日神劇,一個孩子都能打死二三十個鬼子時,那段歷史的沉痛和恥辱被消解了。當整個社會浮躁、功利,精神萎靡,信仰缺失,只剩下速朽的快餐文化,誰還來在意不朽的烈士精神!
  昨天, 中國遠征軍在緬甸抗日陣亡將士部分遺骸歸葬雲南騰衝。半個多世紀前,30多萬中國軍人跨出國門與日寇作戰,保衛了抗戰生命線滇緬公路,其中10餘萬將士長眠他鄉。這些忠魂,如果遭遇到這樣的熊孩子,還能含笑否?
  墓碑不應倒下,烈士不應被遺忘,歷史不該被娛樂,不該被埋藏,當歷史無法厚重時,整個民族自然輕浮,會誕生一個又一個這樣的熊孩子。
  (原標題:踢倒烈士墓碑,別光指責熊孩子)
創作者介紹

Sawada

enpkd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